热门关键字: 八卦太 李锡如 甘凤池 宇宙全 仙法 少林武
当前位置 : 武术秘籍网 > 推荐 > 焦点新闻 > 正文

重庆打黑!文强的七宗罪!

    分享到:

点击:

      【一宗罪】夫妻搭档受贿1625万余元
      经警方查明,1996年至2009年,文强在先后担任重庆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重庆市司法局党委书记、局长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单独或与妻子周晓亚多次非法收受他人钱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625万余元,情节特别严重
      【二宗罪】1062万余元财产来源不明
      文强被逮捕后,公安机关从文强家中查获的家庭财产共计折合人民币3094万余元。其中,文强犯罪所得的钱物有1625万余元,其及家庭成员能够说明来源的非犯罪所得406万元。文强对1062万余元的财产不能说明来源。
      【三宗罪】为黑社会充当保护伞
      记者从起诉书获悉,从1992年开始,文强长期担任重庆市公安局党委委员、党委副书记和副局长。此间其利用职务之便,多次包庇、纵容谢才萍、岳宁、王小军、龚刚模、马当、王天伦(均另案处理)为领导者的黑社会性质组织进行的违法活动,包括聚众赌博、组织卖淫等恶劣行径。为此,文强多次收受上述黑恶组织送与的钱财,共计78万余元。
      【四宗罪】强奸女大学生
      文强被诉之前,传言“主动讲述强奸少女、玩女明星”、“对14岁和14岁以下的未成年少女很感兴趣”等花边新闻。但重庆检方提供的起诉书中,并没有涉及到此类案情,文强涉嫌强奸案件只有一宗。
      文强拥有16套房产 含1套经济适用房

            拥16处房产 戴11万元劳力士办公

      昨日上午的庭审中,公诉人分别从其银行存款、放贷、投资、房产、扣押物品等方面逐一出示书证物证,详细“兜”出了文强的3000万元家底组成:8个银行账户、4份保险、7项投资、16套房产,以及侦查机关在文强家搜查扣押的181瓶藏酒、56件金银珠宝首饰、24只名牌手表、36件现代工艺品、9件文物、69幅字画。

      检方查明,文强的商品房有8处,自建房及1套经济适用房共计8处。

      检方指出,文强的第一套住房,因为是公安局的福利分房,购入时仅花费了5万元人民币。此后,周晓亚以其表弟身份,花了12万元购入渝北区正和花园小区的一套住房,又花11万元买了渝中区的一个商业门市,还多次以儿子的名义出资数十万元购房。

      此外,文强家的房产还包括一套经济适用房、仙女山别墅、海棠晓月小区的两套住房及一个车库、沙坪坝区融汇新时代的一套商品房、以周晓亚弟弟周泽新名义购入的监狱管理局集资房、吊脚楼、沙坪坝区老祖屋和一套19万元的赠房。这些年来,文强夫妻二人不停地到处购房,周晓亚还曾买到过“烂尾楼”,10万元的预付金有去无回。

      然而,在昨日的庭审中,对于16处房产,文强矢口否认拥有其中的大部分,“我只知道公安局的福利分房,其他的房子我都不知道在哪儿。”

      在文强的家中,检方发现了大量利用职务之便扣押的物品,包括22件工艺品,1个纯金佛头、50件字画、24件金银首饰等等,鉴定价格共计200余万元。

      公诉方指出,2004年,曾有风声说要调查文强,周晓亚便通过他人转移了一块劳力士手表和三件首饰。那块劳力士手表的鉴定价格为11.392万元,当初,文强曾大摇大摆地佩戴着这块劳力士表去办公。

      真好色

      吃饭穿衣抽烟不花钱

      12万元主要用来嫖娼

      在文强家庭的支出计算上,检方按照重庆当地城镇居民的支出标准,加上文家的车子、房产装修及儿子出国留学等费用,共计217.78万余元。

      然而,在对文强个人的生活支出计算上,检方在庭审中却透露了一个让旁听人员哗然的信息。检方指,在庭前的供述中,文强自己表示,他从1992年到重庆市公安系统工作以来,期间他吃饭买衣服抽烟等基本上都不用花钱,支出只有12万元,而且“支出主要用在嫖娼上”。

      此言一出,文强立即提出异议。他表示,目前还不能把这笔支出定性为“嫖娼”。据了解,此前文强供述曾给予某女子(注:该女子即为文强被控强奸罪中的涉案女子)12万元。检方出具证据时,将这笔资金说明为“嫖娼款”,文强立即进行反驳,“这是嫖娼?不过你们之前不是说我给的是被我强奸的女子?是嫖娼还是我的生活作风问题,现在还不能定性。”

      真精明

      绞尽脑汁增加合法收入

      记起张君案高额奖金

      公诉机关称,文强1992年从巴南调到重庆市仅身揣35万现金,这笔现金他的妻子周晓亚并不知道,是文强的“私房钱”。而且,文强把这些钱都“藏”在了办公室里。当时周晓亚称,她来重庆的时候存款只有2万元。

      检方指出,从1992年至2009年间,文家能说明来源的财产也不过折合人民币406万余元,这和3000余万元的家底实在差额巨大。

      由于这些数字关系到不明财产来源罪的认定,一直称自己记性不好的文强昨日可谓锱铢必较,他不断辩解自己的工资卡除了交通银行卡之外还有光大银行卡,并把进账算到了极致——在庭上他突然提出自己在破获张君案时领到了一笔奖金,“我今天中午才想到,类似的大案破获后我都能领到一些奖金,这是我的失误。”甚至,他还突然想起了自己发表论文的稿费。

      其辩护人立即提出,建议文强写出新的财产来源线索,给文强一个举证和思考的机会。文强提出上交书面记录申请,审判长给予同意。

             文强受贿物品曝光 佛头、恐龙蛋应有尽有

           2010年2月2日,原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原重庆市司法局局长文强受审,从去年10月初开始,重庆陆续审理的涉黑大案逐渐勾勒出多年来存在于重庆的“地下秩序”的轮廓。

      文强被捕后,在坊间流传着文强家中藏有众多古董、仙女山上有一处别墅、玩弄女性等传言。昨日(2月2日)庭审,这些传得沸沸扬扬的话题,检方在庭审中都一一披露。

      根据坊间流传,文强被捕时,办案人员曾在其家中搜出许多价值连城的古董和奢侈品。而昨日(2月2日)根据公诉机关指控,文强收受的贿赂中,仅有3件物品是古董和奢侈品,包括一个石佛头、一件象牙工艺品和一幅青绿山水画。

      其中,经鉴定,价值一万元的石佛头是公安干警汪某为自己的升迁调动送给文强的;价值8万元的象牙工艺品是一洗脚城老板,为请文强关照其经营场所送的;价值最高的是那幅青绿山水画,经鉴定价值364万余元,是赵利明送给文强夫妇的。

      “我还以为这是赝品!”对于这幅青绿山水画价值300多万,文强在庭上大呼意外。而文强的妻子在庭上供诉,赵利明来送画时,画上附有深圳一家鉴定公司的鉴定书,说这幅画是张大千的真迹,价值30余万元。“我当时还不信,问赵利明这画值得了那么多钱吗?赵利明说可能值不了。”周晓亚说:“要是知道那画那么贵,估计赵利明也不舍得送。”

    最新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用户名: 验证码: 验证码
    查看所有评论
  • 赞助商支持
  • 推荐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