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字: 三昧真 八卦太 李锡如 甘凤池 宇宙全 仙法
当前位置 : 武术秘籍网 > 推荐 > 焦点新闻 > 正文

新收入分配方案 人大财经委副主声明 新收入分配方案6月底审议 此举为稳增长重要举措 新收入分配方案将提高最低工资 政策分析

    分享到:

点击:

    收入分配改革方案 收入分配方案 公务员收入分配方案 项目部收入分配方案 收入分配最新消息
    收入分配 收入分配改革 收入分配不公 收入分配制度改革 收入分配政策 
     

    据广州日报报道,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副主任贺铿14日参加经济每月谈会议期间表示,6月底全国人大常委会将通过国务院提交的新的收入分配方案。



      贺铿称,6月底全国人大常委会将通过国务院提交的新的收入分配方案。这将有利于提振消费,也被认为是国务院下半年着力实现经济稳增长的重要举措之一。

      他表示,即将出台的新的收入分配方案将采取提高最低工资标准等国际通行做法,并在税收等方面综合考虑,增加中低收入者收入水平。

    “即将出台的新的收入分配方案将采取提高最低工资标准等国际通行做法,并在税收等方面综合考虑,增加中低收入者收入水平。”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副主任贺铿昨日参加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举办的 “经济每月谈”会议期间接受本报采访时作出上述表示。

    据他透露,6月底全国人大常委会将通过国务院提交的新的收入分配方案,这将有利于提振消费,也被认为是国务院下半年着力实现经济稳增长的重要举措之一。

    “调控必须坚持下去。现在的房价已经有水分,有泡沫,这一点中央看得很清楚,不能等着任由它慢慢发酵。”

    ——贺铿

    关注“稳增长”:房地产资金链断裂是下半年最大风险

    被问到对近期出台的“刺激政策”的看法,贺铿表示,“提振经济关键还是回归到供给”,贺铿认为,当前提振经济离不开四个路径,一是解决收入分配合理性,二是采取结构性减税,三是稳定汇率保护外贸,加快推进利率市场化,四是转变经济增长方式,不要盯着GDP,关键是让百姓得实惠获利。

    被问到今年经济何时触底时,贺铿表示,目前经济下行的压力短期内难以缓解,二季度将是中国最困难时期,但三、四季度经济将逐渐回升。

    “今年全年增长率不会低于8%,估计会在8.2%或8.3%左右。”曾任国家统计局副局长的贺铿对当前中国经济前景仍充满信心。“原因是收入分配在进一步合理化,并且外贸数据三季度、四季度会逐渐回升。”贺铿说。

    对于下半年经济最大的风险,贺铿回答说,“最大的风险在房地产,房地产企业资金存在的问题不能低估。”贺铿说,房地产调控一定要稳妥,反弹肯定会出现大问题,下滑得太快也会出现问题。

    十多万亿的地方债务则是贺铿认为的第二大风险。对于财政部采取变通还债期的措施,他表示赞成,“但有没有能力及时还债、会不会形成银行资金链的断裂,这些问题也不可小视。” 贺铿说。

    关注“严调控”:近期“政府托市”传言不可信

    对于最近疯传部分地区房价回暖甚至已开始反弹的说法,贺铿认为并不可信,“当前房价显然并没有达到调控的目标,但也没有明显反弹的迹象。”

    对于政府出台刺激政策带动“救市”的传言,他认为是有人炒作。“一些房地产专家总是按照自己所属利益集团错误解读政府近期出台的一系列政策,目的是引起房价的波动而受益。现在关于房地产的数据‘数出多门’,根本不可信。”贺铿说。

    “调控必须坚持下去。现在的房价已经有水分,有泡沫,这一点中央看得很清楚,不能等着任由它慢慢发酵。”对于限购存废的讨论,贺铿明确表态。

    贺铿指出,打击炒房,必须出台房产税。然而上海、重庆进行的房产税试点方案,在贺铿看来并无太大的推广价值,他认为,未来房产税的设计应该是在不增加现有房主负担的前提下,采取累进税制。以新拥有超过多少房子作为纳税对象。拥有越多,税费越高,要控制不合理的住房拥有,特别是要对空置房采取手段,以此解决刚需合理住房问题。

    关注“稳增长”:

    房地产资金链断裂是下半年最大风险

    被问到对近期出台的“刺激政策”的看法,贺铿表示,“提振经济关键还是回归到供给”,贺铿认为,当前提振经济离不开四个路径,一是解决收入分配合理性,二是采取结构性减税,三是稳定汇率保护外贸,加快推进利率市场化,四是转变经济增长方式,不要盯着GDP,关键是让百姓得实惠获利。

    被问到今年经济何时触底时,贺铿表示,目前经济下行的压力短期内难以缓解,二季度将是中国最困难时期,但三、四季度经济将逐渐回升。

    “今年全年增长率不会低于8%,估计会在8.2%或8.3%左右。”曾任国家统计局副局长的贺铿对当前中国经济前景仍充满信心。“原因是收入分配在进一步合理化,并且外贸数据三季度、四季度会逐渐回升。”贺铿说。

    对于下半年经济最大的风险,贺铿回答说,“最大的风险在房地产,房地产企业资金存在的问题不能低估。”贺铿说,房地产调控一定要稳妥,反弹肯定会出现大问题,下滑得太快也会出现问题。

    十多万亿的地方债务则是贺铿认为的第二大风险。对于财政部采取变通还债期的措施,他表示赞成,“但有没有能力及时还债、会不会形成银行资金链的断裂,这些问题也不可小视。” 贺铿说。

    关注“严调控”:

    近期“政府托市”传言不可信

    对于最近疯传部分地区房价回暖甚至已开始反弹的说法,贺铿认为并不可信,“当前房价显然并没有达到调控的目标,但也没有明显反弹的迹象。”

    对于政府出台刺激政策带动“救市”的传言,他认为是有人炒作。“一些房地产专家总是按照自己所属利益集团错误解读政府近期出台的一系列政策,目的是引起房价的波动而受益。现在关于房地产的数据‘数出多门’,根本不可信。”贺铿说。

    “调控必须坚持下去。现在的房价已经有水分,有泡沫,这一点中央看得很清楚,不能等着任由它慢慢发酵。”对于限购存废的讨论,贺铿明确表态。

    贺铿指出,打击炒房,必须出台房产税。然而上海、重庆进行的房产税试点方案,在贺铿看来并无太大的推广价值,他认为,未来房产税的设计应该是在不增加现有房主负担的前提下,采取累进税制。以新拥有超过多少房子作为纳税对象。拥有越多,税费越高,要控制不合理的住房拥有,特别是要对空置房采取手段,以此解决刚需合理住房问题。
     

    最新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用户名: 验证码: 验证码
    查看所有评论
  • 赞助商支持
  • 推荐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