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字: 八卦太 李锡如 甘凤池 宇宙全 仙法 少林武
当前位置 : 武术秘籍网 > 拳术流派 > 古代武术 > 正文

道家气功 内丹理论术语 道教丹功宗派漫谈 武术秘籍 气功秘籍 修真秘籍 专家讲授修炼心得

    分享到:

点击:

    道教自唐末五代以后,由重视外丹转入内炼,成为一个内丹丹功系统,自钟离权、吕洞宾两真人留传功法以后,逐步分成五大派,师徒相传,至今未衰。兹简述于下:

    (一)北派

    北派名称,系由宗教而来,当时王重阳创全真教,本主张三教合一,“不主一相,不立一教”,以道教的《道德经》、佛教的《心经》、儒家的《孝经》为全真教祖经。实际当时北方已为金人所统治,立教比较困难,主张三教圆融,易于传教。至于在丹功方面,仍是祖述钟、吕,并以钟、吕内丹继承者自居。读其所著《金关玉锁诀》释金关玉锁意义,即明指炼功时如何无漏。他设问说:“假令白牛去时如何擒捉?诀曰:‘白牛去时,紧叩玄关,牢镇四门,急用仙人钓鱼之法,又用三岛手印指黄河逆流,白牛自然不走。’”(道藏第七九六册)白牛色白为西方金,象征元精。此段发挥《参同契》第二十三章而明显讲出,即契文“太阳流珠,常欲去人,卒得金华,转而相因”的含义。欲漏不漏时紧守丹田,不动耳目口鼻,三岛手印即“两支慧剑插真土,引得黄河水逆流”之口诀,这都是钟吕系统的功法。他总结此功法诀曰:“一名金关玉锁定,二名三岛回生换死定,三名九曲黄河逆流定”,可以证明他的丹功渊源。又设问曰:“何者是神仙抱一?”回答说:“一者为道也。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三中四智功,五眼恁起,六根扫荡,七魄运开,八卦说,九思真,道凭无漏果圆融。意想自神长在丹田,抱守元气,莫教散失,此是抱一之法”。这更说明王重阳功法是钟、吕体系。

    王重阳功法传与七个弟子,以邱处机成就最高、声望最著,他于王重阳逝后,在陕西磻溪苦修六年,陇州龙门苦修六年,冥思深炼,总结师承,开创龙门一派,传世至今。因为在教统上南北分立,此功法属于北宗全真派,所以在内丹分派上称为北派。

    北派主张是先修性后修命,修性即是修心,修命即是修术,本来两者不能截然分开,因邱处机真人等强调先后之别、轻重之分,遂成为此派丹功特点,邱祖语录曰:“吾宗三分命功,七分性学,以后只称性学,不得称功。功者有为之事,性何功哉?”又曰:“吾宗惟贵见金,而水火配合,其次也;大要以息心凝神为初基,以性明见空为实地,以忘识化障为作用,回视龙虎铅汞,皆法相而已,不可拘执。不如此便为外道,非吾徒也。”此种开示徒众的话,实是拍板定弦。所以北派虽讲性命双修,仍以修心为主。

    王重阳在甘河桥上所遇之二仙人,本未实指钟、吕,但确是传给他丹诀的人。当时重阳有诗曰:“四旬八上始遭逢,口诀传来便有功”。只提师传,未称姓氏。明王世贞在跋《王重阳碑》一文则讲后人追称二仙为钟、吕,乃邱处机之意,盖确定教祖身份,实为抬高本教地位之目的。后来元世祖封东华帝君及钟、吕、刘、王为真君,元武宗又追封为帝君,在宗教上地位崇高,在丹法上全真一派,亦被内炼者尊称北派。但与王重阳创教时“不主一相,不立一教之言”已经有了发展变化了。

    王重阳七弟子,在丹功上虽各立门户,但功法大致相同。邱祖龙门派则传流最盛,至元朝末年北派与南派合流后,互相融合功法,遂均以汉魏伯阳、宋张伯端的《参同契》、《悟真篇》为祖经。

    明末清初之伍冲虚、柳华阳,许多丹经都列在北派之外,另称“伍柳派”。实际明末伍冲虚的丹功,仍以龙门派丹功为核心。伍冲虚名守阳,为龙门第八代,王常月之弟子,为教中之律师。他虽将龙门派丹功推进一步,但不离教内心传,贯彻了三教合一的精神,讲丹术而证以禅理,所著《天仙正理直论》、《仙佛合宗》,均贯彻三教圆融的丹功,不过内容仍以道功为主,其他不过参证而已。清柳华阳原为僧人,后自称拜伍冲虚为师,著有《金仙证论》、《慧命经》,发挥北派清修丹法之要旨,以佛语讲丹功,其《慧命经》实为别开生面之作。不过书内所引《首楞严经》经文,对照搜寻,并无原句,盖多属自创之辞,假佛经而说理之作。此两书对初步内炼的人影响很大,虽有人说他的功法步骤过于琐碎,但以佛语为形式,寓口诀于其中,如果仔细思量,必有心得,所以众推为启蒙的好书。同时有朱元育《参同契阐幽》、《悟真篇阐幽》,发挥心得,暗示口诀,道教界亦推为名著。其他有刘一明《道书十二种》,出入儒释,另创新词,说清修派之丹法,亦极透彻。

    道教自唐末五代以后,由重视外丹转入内炼,成为一个内丹丹功系统,自钟离权、吕洞宾两真人留传功法以后,逐步分成五大派,师徒相传,至今未衰。兹简述于下:

    (一)北派

    北派名称,系由宗教而来,当时王重阳创全真教,本主张三教合一,“不主一相,不立一教”,以道教的《道德经》、佛教的《心经》、儒家的《孝经》为全真教祖经。实际当时北方已为金人所统治,立教比较困难,主张三教圆融,易于传教。至于在丹功方面,仍是祖述钟、吕,并以钟、吕内丹继承者自居。读其所著《金关玉锁诀》释金关玉锁意义,即明指炼功时如何无漏。他设问说:“假令白牛去时如何擒捉?诀曰:‘白牛去时,紧叩玄关,牢镇四门,急用仙人钓鱼之法,又用三岛手印指黄河逆流,白牛自然不走。’”(道藏第七九六册)白牛色白为西方金,象征元精。此段发挥《参同契》第二十三章而明显讲出,即契文“太阳流珠,常欲去人,卒得金华,转而相因”的含义。欲漏不漏时紧守丹田,不动耳目口鼻,三岛手印即“两支慧剑插真土,引得黄河水逆流”之口诀,这都是钟吕系统的功法。他总结此功法诀曰:“一名金关玉锁定,二名三岛回生换死定,三名九曲黄河逆流定”,可以证明他的丹功渊源。又设问曰:“何者是神仙抱一?”回答说:“一者为道也。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三中四智功,五眼恁起,六根扫荡,七魄运开,八卦说,九思真,道凭无漏果圆融。意想自神长在丹田,抱守元气,莫教散失,此是抱一之法”。这更说明王重阳功法是钟、吕体系。

    王重阳功法传与七个弟子,以邱处机成就最高、声望最著,他于王重阳逝后,在陕西磻溪苦修六年,陇州龙门苦修六年,冥思深炼,总结师承,开创龙门一派,传世至今。因为在教统上南北分立,此功法属于北宗全真派,所以在内丹分派上称为北派。

    北派主张是先修性后修命,修性即是修心,修命即是修术,本来两者不能截然分开,因邱处机真人等强调先后之别、轻重之分,遂成为此派丹功特点,邱祖语录曰:“吾宗三分命功,七分性学,以后只称性学,不得称功。功者有为之事,性何功哉?”又曰:“吾宗惟贵见金,而水火配合,其次也;大要以息心凝神为初基,以性明见空为实地,以忘识化障为作用,回视龙虎铅汞,皆法相而已,不可拘执。不如此便为外道,非吾徒也。”此种开示徒众的话,实是拍板定弦。所以北派虽讲性命双修,仍以修心为主。

    王重阳在甘河桥上所遇之二仙人,本未实指钟、吕,但确是传给他丹诀的人。当时重阳有诗曰:“四旬八上始遭逢,口诀传来便有功”。只提师传,未称姓氏。明王世贞在跋《王重阳碑》一文则讲后人追称二仙为钟、吕,乃邱处机之意,盖确定教祖身份,实为抬高本教地位之目的。后来元世祖封东华帝君及钟、吕、刘、王为真君,元武宗又追封为帝君,在宗教上地位崇高,在丹法上全真一派,亦被内炼者尊称北派。但与王重阳创教时“不主一相,不立一教之言”已经有了发展变化了。

    王重阳七弟子,在丹功上虽各立门户,但功法大致相同。邱祖龙门派则传流最盛,至元朝末年北派与南派合流后,互相融合功法,遂均以汉魏伯阳、宋张伯端的《参同契》、《悟真篇》为祖经。

    明末清初之伍冲虚、柳华阳,许多丹经都列在北派之外,另称“伍柳派”。实际明末伍冲虚的丹功,仍以龙门派丹功为核心。伍冲虚名守阳,为龙门第八代,王常月之弟子,为教中之律师。他虽将龙门派丹功推进一步,但不离教内心传,贯彻了三教合一的精神,讲丹术而证以禅理,所著《天仙正理直论》、《仙佛合宗》,均贯彻三教圆融的丹功,不过内容仍以道功为主,其他不过参证而已。清柳华阳原为僧人,后自称拜伍冲虚为师,著有《金仙证论》、《慧命经》,发挥北派清修丹法之要旨,以佛语讲丹功,其《慧命经》实为别开生面之作。不过书内所引《首楞严经》经文,对照搜寻,并无原句,盖多属自创之辞,假佛经而说理之作。此两书对初步内炼的人影响很大,虽有人说他的功法步骤过于琐碎,但以佛语为形式,寓口诀于其中,如果仔细思量,必有心得,所以众推为启蒙的好书。同时有朱元育《参同契阐幽》、《悟真篇阐幽》,发挥心得,暗示口诀,道教界亦推为名著。其他有刘一明《道书十二种》,出入儒释,另创新词,说清修派之丹法,亦极透彻。

    三)东派

    东派为明嘉靖时陆潜虚所创。潜虚名西星,号长庚,青年时读儒书,后倾全力于丹功,自言在修炼期间,吕洞宾曾亲临其北海草堂,住二十多天,密传丹法,于是遂开东派丹功。彼即自称吕祖亲传,则应与北派王重阳南派张伯端二师为同辈师兄弟,当然丹功亦自成一家。然其功法,虽有天元地元人元之别,但前面讲基本功法,筑基坚固后人元与天元合修,所谓人元,即阴阳同炼;所称天元,即进入上乘炼神境界。陆西星著有《方壶外史十五种》、《道缘汇录》、《宾翁自记》(吕祖的自传)、《南华融墨》等,笔墨简洁,说理透彻。《方壶外史》里的《参同测疏》、《悟真篇小序》论内丹丹功颇多发挥,但其丹功主张,传者极少。据云其法上达于道,不流于邪,行道双修,限于夫妇同炼,但所著书中对此无过多记载。

    陆西星虽为道士,但未住宫观,《扬州志》载其于书无所不窥,娴文辞,兼工书画,中秀才后,名望很高,后来九次参加省试,均未考中,遂弃儒生之服,改装为道士,乃开东派丹法,纂述仙经数十种,尤其以《南华副墨》盛行于世。羽化后葬兴化县北郭外,碑书“陆山人墓”。

    近人考据《封神演义》为陆西星而非许仲琳作,但因有所影射,所以不署作者姓名。

    陆西星虽创东派,并未立教,所以师弟传授系统,记载不详,但继承东派丹功的,却是西派。有的书记载东派朴真道人玄寥子(明末人)云东派之开关展窍诀,提吸追摄诀,过关服食诀,较密宗所传尤为上乘而简妙。但以上功法,我未曾寓目,仅以此证明明末尚有东派传流而已

    (四)西派

    西派创始人为李涵虚,四川乐山县人,原名元植,自称于峨嵋山遇吕洞宾,授以大道,于咸丰六年成道,乃改名西月,字涵虚,号长乙山人,又称圆峤外史。李氏在信仰上与陆潜虚相同,同称吕祖亲传而开派,于道统上自成一家。

    但李对陆潜虚非常尊敬,整理其《道缘汇录》、《宾翁自记》为《海山仙迹》,并重订《吕祖年谱》。在《海山仙迹》中自序云:“谱成,有一老人携一扬州俊士莅临,见而悦之,并为旁批数十行,飘然而去。老翁必系吕师也,扬州俊士其即陆潜虚乎?”足见其倾倒之情怀。此书卷六中有一段“示冷生”说:“万历间有冷生者,不知其名字里居,业歧黄,喜游云水。生尝云:古来神仙,吾仰纯阳祖及今张三丰,隐显人间,逢缘普度。又云:纯阳有三大弟子,为群真冠:海蟾开南派,重阳开北派,陆潜虚开东派,吾愿入西方,化一隐沦,亲拜吕翁之门,身为西祖。一日上黄鹤楼,忽遇吕祖,谓之曰:汝欲临凡耶?今乃万历丙午,丙候二百年丙寅之岁,降于锦水之湄,为吾导西派可也”。此段实托言冷生,自道身世。东派陆潜虚逝于明万历三十四年(1606年),李涵虚则为清丙寅年即嘉庆十一年(1806年)降生,恰为二百年,所以《海山仙迹》此段,乃李涵虚暗示在明朝陆潜虚将化时,吕洞宾已示冷生去开西派,并有寓自己为潜虚后身之意。所以陆名西星,李改名西月,月与星同辉,且比其更亮。陆字潜虚,李改名涵虚,潜为隐于其中,涵字则包于其内;陆名长庚,李则自称为长乙山人,庚为西金之代称,乙则东木之术语,故李又常署名火西月,盖李字上为木字。木生火也;陆道号方壶外史,李自称圆峤山人,“方壶”、“圆峤”同为三仙山之名,而方圆又对称之词。以上均证明李涵虚以东派陆西星后身自居,亦沿袭其丹法而继承之。

    但因李涵虚曾受三峰丹法,与钟、吕丹法汇合,所以与东派又不尽相同。他将性功分为九层炼心,又将命功分为四层:开关、筑基、得药、炼己。其所著《道窍谈》开关展窍一章说:“学道者只要凝神有法,调息有度,阴跷气萌,摄入鼎内,勿忘勿助,后天气生,再调再烹,真机自动,乘其动而引,不必著力开,而关自开,不必着力展,而窍自展,真气一升于泥丸,于是而河车之路可通,要皆自然而然,乘乍动而又静之际,微微起火,逼近尾闾,逆流天谷,自然炼精化气,灌注三宫。”此种功法,与各派接近。但李解《无根树》词,与刘一明的见解不同,曾合刊于木板《三峰全书》内,盖李涵虚主张炼丹之士,年老油干,必须用栽接之法,始能发出嫩枝。此种功法,清修派不同意,所以注《无根树》对张三峰丹法有两种解释。

    李涵虚著述较多,有《太上十三经注释》、《无根树词》、《文终经》、《后天串述》、《道窍谈》、《三车秘旨》等。后两种经陈撄宁先生曾加注解印行,可以研究。

    西派有传代九字“西道通,大江东,海天空”。四川成都空青洞天印有木板三峰全书,包括李涵虚大部分著作,与今石印本不同。

    西派创始人既自称为吕祖弟子,则与其他北、南、东等派并列,丹功虽殊途同归,功法则各有发展,但东西两派接近南宗阴阳派,所以在道教中不采其说。

    (五)中派

    中派并非教团,亦非金丹内炼派系,乃后来内丹炼师将接近中派学说及丹功功法,列在一起,称曰中派,实际都是北派南派的改革者,自行著书立说并传徒而已。

    中派推崇元道士李道纯为代表人物,李道纯湖南都梁人,号清庵,道号莹蟾子,为南派白玉蟾之再传弟子,在扬州仪真长生观常住。其功法融汇三教,主张中和。以儒家所言“喜怒未发之谓中,发而中节之谓和”之意,与内丹丹功结合,暗示一阳未发而内炼,阳气初动而中节(指火候),故其将《中和集》之中和,象征玄关一窍。他著有《中和集》、《三天易髓》、《全真集玄秘要》、《莹蟾子语录》等。在语录玄关曰:“夫玄关者,至玄至妙之机关也,今之学者,多泥形体,或云眉间,或云脐轮,或云丹田,都皆非也。但著于形体上都不是,亦不可离此身向外寻求。诸丹经皆不言正在何处,所以难形,笔舌亦说不得。故‘玄关’二字,圣人只书一个中字示人。”“易曰寂然不动,中之体也,感而遂通,中之用也。”

    莹蟾子打破了三教界限,创一种新的丹功。

    其次为黄元吉,元吉名裳,清末丰城人,因与元代净明派之黄元吉姓字均同,论者常误为一人。然检其所著《道德经自序》署光绪十年,当为晚清丹师。著有《乐育堂语录》、《道德经注释》。

    其功法不用后升前降,《道德经注释》第二十六章注:“何以逆之克之?始用顺道,以神入气中。迨火蒸水沸(即以神引动元精),水底金生(元精发现),斯时玄窍开而真信至(活子时动),至是为真阳生而子药产,此为外药;于是木载金升(即神携精上升),切切摧之,款款运之,上升乾鼎(泥丸),以真意引之下入丹田。即入坤腹,再候真阳火动,为内药生,合为大药。盖小药(外药)生在肾管外,其气小,故曰小药;此则生于气根内故曰内药。以此内外交炼,结为金丹,此即悟真篇所言‘化成一片紫金霜是也’”。总之,黄元吉之法实为中黄直透,不讲开合,是其丹功特点。

    还应重点提出的是闵小艮的中黄直透法,闵小艮道名一得,是北宗龙门派第十一代道士,隐于金盖山中,著有《古书隐楼藏书》、《金盖心灯》。

    《古书隐楼藏书》多发挥中黄直透之丹功,非北派亦非南派功法,以清修为主,兹抄其中有代表性的《泄天机》一段,以示其功法之特点。

    《泄天机》署泥丸李翁口授,闵一得重纂,似为闵自著而假泥丸之名。其第二段云:“于阳生之际,用天目照于阴跷,但随真息开合,吸动阴跷,随息起伏。自觉尾闾之前,启有灵窍,并觉窍内飕飕然,如磁引针,天地之真气,入于阴跷,升从脊前夹缝中,直达泥丸,存留约至三五息,又至阴跷,吸接后息所入之气,始听上升,盖已寓升降于阖辟中也。”闵小艮对此段按语说:“丹家理气,原有三道,曰赤、曰黑、曰黄,赤者心气,黑乃督脉,性润下,法必制之使升,此二道精气所由出,人物赖以生存者。黄乃黄中,径路循赤黑中缝,而统率二气为开阖主宰,境则极虚而寂,故所经驻,只容先天。此中黄也。”1985年北京西郊中医研究院以现代仪器测试后三关气通的情况,发展有赤黑两条上升之路,曾同我研究,我认为可以证实闵小艮之说,惜尚未测出黄道,我们当再努力。

    总之,丹功派别虽多(以上只署举其大者),但目的则一,只看实践如何。我希望各派研究者再加努力,小之可用以医疗疾病,大之则可延长寿命,去伪存真,将来必有更多的成就。道教上乘功法,似较一般气功功法更高一层,我们当努力探求。 

    【化乙散人按:黄元吉所传丹法亦是后升前降,中黄直透为闵小艮一派。】
     

    最新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用户名: 验证码: 验证码
    查看所有评论
  • 赞助商支持
  • 推荐品牌